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资讯

华锐风电频繁换帅 行业困局积重难返

2018-07-30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继3月中旬,公司创始人、董事长韩俊良因“个人原因”辞职后,彼时接过“帅印”的公司大股东尉文渊,在接管华锐风电短短两个月后也以辞职告终。

  5月14日,华锐风电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代理总裁尉文渊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和代理总裁的职务。值得注意的是,接任董事长和总裁之位的王原和刘征奇,均来自大连重工,系创始人韩俊良的旧部。

  尉文渊抽身而去,无论“闪辞”的背后意欲何为,面对风电行业调整的艰难境况,高层频频换血,无疑让华锐风电的前景愈加扑朔迷离。此次再迎“大连重工系”高管,业界看来却是件好事。

  高管频频换血

  2012年净亏损5.82亿元,2013年一季度净亏损2.48亿元。

  当外界还在对“中国股市第一人”尉文渊的临危受命而唏嘘不已,为其能否让深陷亏损泥潭的华锐风电有所起色而捏一把汗时,接任董事长两个月后,这位新帅的辞职,再次在业界引起一阵哗然。

  从2012年9月出任华锐风电代理总裁到2013年3月出任董事长,尉文渊在短短几个月的任期间,交出的“成绩单”并不如人意。从近期发布的2012年年报和2013年一季报来看,华锐风电的股价也仍在5元左右徘徊而未见起色。因此,尉文渊的“闪辞”引起了多方猜想,有人指其是因此番救市不力而黯然退场,有人称其是在公司派系斗争中败北而悻然离去,也有猜测是在为其股票解禁之后退出变现铺路。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由尉文渊所控股的西藏新盟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目前持有华锐风电4.2亿股限售股,根据有关规定2014年1月即可解禁。

  华锐风电方面称,彼时韩俊良与尉文渊的工作交接属于公司正常换届,而此次尉文渊辞任,也是本着提高公司竞争力、给专业的职业管理人队伍发展空间的原则,在为公司未来三到五年的战略转型奠定良好的组织机构基础。

  “尉文渊的上台是一种临时性的措施,本身并不是一件好事。” 在一位接近华锐风电的业内人士看来,尉是资本市场出身,作为上海证券交易所的设计者和创建者而被称为“中国股市第一人”,但资本市场跟产品市场毕竟是两回事,对华锐风电的现状而言,投资人出局而由熟谙具体业务运营的高管接位是一件好事,今后在管理上会更加顺畅。

 风电行业积重难返

  高层换血之后,相对年轻又有行业背景的高管继任,是否能为暮气沉沉的公司业绩带来一丝活力?对此,中投顾问能源行业分析师任宁浩认为形势不容乐观。

  “华锐风电的人事变动,最根本的目的是为了改善公司财务亏损的境况,但是客观来说,高管层的变动对于改善公司业绩于事无补。”任宁浩表示,目前风电市场吊装需求调整、价格下跌和产能过剩……华锐风电面临的问题是整个行业性的问题,同时华锐风电规模太过于庞大,如果不是行业整体复苏的话,目前做任何努力对于公司的业绩都很难有实质性的改善。

  根据中国风能协会的统计,2012年国内新增的装机容量为1296万千瓦,同比减少26.5%。

  毫无疑问,在2011年进入调整期的风电行业,在2012年依旧持续低迷。由于市场需求萎缩、行业竞争加剧,以致风电企业业绩下滑、利润大幅跳水。同时,小企业渐渐退出市场、大企业利润收缩甚至亏损,整个风电制造业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

  对此,华锐风电方面也坦言,2012年下半年是公司成立以来最为困难的阶段之一。据2012年年报显示,该公司全年实现营业收入40.18亿元,较2011年同期下降 57.73%,净亏损达5.82亿元。而金风科技当年的营业收入,也较上年同期减少了约15亿元。

  2013年伊始,形势看来却有些变化。来自国家风电信息管理中心的数据显示, 2013年一季度,全国风电在建规模超过4000万千瓦,而当季全国风电招标量也呈现飙升态势。

  同时,国务院近日发布104项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项目目录,其中就包括将风电项目的审批权下放到地方投资主管部门。据了解,为抑制地方投资冲动、逐步消化产能,2年前国家回收了风电项目审批权。 如今下放风电审批权,在业界看来或将对风电项目投资形成刺激,使此前被压抑的市场需求逐步得到释放。

  然而持续低迷的风电行业,是否真的将在2013年迎来阶段性复苏?任宁浩表示并非如此,在建规模和招标量规模可观,说明风电行业的重心在往下游发展,但是上游制造业产能过剩形势严重。

  “经过我们的调研和评估,目前风电整机和零部件制造企业普遍开工率不足,生产线实际开工率只有60%左右。”在任宁浩看来,风电制造企业的过剩产能并没有得到有效的释放。

华锐风电频繁换帅 行业困局积重难返 相关的内容:

关于 华锐风电频繁换帅 行业困局积重难返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