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资讯

新飞内乱 “雄鹰”缘何跌落

2018-07-30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从5月28日开始,数百名新飞合同制员工在河南新飞电器有限公司(下称“新飞电器”)抗议示威,反对“无限期休假”。新飞电器现有合同制工人五六千名,几乎与正式工人数相当。

  在冰箱行业,6月份天气转热进入销售旺季的同时,也就意味着生产旺季的结束,用工量也相应减少。新飞每月仅对五六千名合同工发放几百元的生活补助,等到10月底生产旺季时再起用。

  多位新飞电器员工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在业绩逐年下滑的状况下,新飞电器正全面开展成本缩减,甚至连职工班车次数也减少了一半。显然,合同工淡季的补贴是一笔较大的开支。但新飞电器官方回应称,由于两条冰箱生产线调整,管理人员与工人沟通有误,因而造成了不必要的冲突。

  “去年5月份还卖了40万台冰箱,今年5月只卖出10万台。你看看,这条路上哪有人来拉货。”新飞电器工人王伟(化名)坐在位于新乡市丰华街新飞冰箱厂门前的树荫下,与同事们闲聊着天,“我们也不想闲着,可是确实没事可做。”

  战略失策

  得益于家电补贴政策,整个行业的增速在30%左右,而新飞却没有抓住家电下乡的政策红利,增速仅在10%。

  工人“无事可做”的背后是新飞电器市场份额的不断下滑:从曾经的全国冰箱销售亚军下滑至第七位,市场份额从将近20%下滑至5%以下,2012年亏损1.8亿元。

  事实上,新飞电器2010年年底就开始出现盈利预警。

  新加坡丰隆亚洲持有新飞电器90%股权,其财务报告显示,2010年家电下乡机的销售额大约占新飞电器总销售收入的30%。但是新飞电器一位员工告诉记者,得益于家电补贴政策,整个行业的增速在30%左右,而新飞却没有抓住家电下乡的政策红利,增速仅在10%。

  家电专家刘步尘认为,新飞电器产品销量不好,与广告力度欠缺存在一些关系。此外,研发速度迟缓,推出新产品的步伐也似乎总是慢半拍,也是销量下滑的重要原因。

  比如,在新飞电器原掌门人刘炳银时代,公司曾推出绿色无氟冰箱引领了数年的风潮,紧接着推出的“奋进者”和“金鹰”等冰箱主打节能概念,也让新飞在市场中有着鲜明的定位和口碑。但是近年来,新飞在营销上都是步人后尘。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高管告诉记者,在他眼里新飞的问题很大程度上体现在投入不足。这位管理人员用了“杀鸡取卵”这个词来形容。

  战略判断失误也让新飞很受伤。

  2011年5月,新飞电器投资2亿元,上马三期产能扩大项目,使新飞冰箱新增产能200万台,总产能突破1000万台。新飞电器称这是基于未来五年的市场预测。

  但是家电下乡政策的取消让新飞电器销量锐减。新建厂房产能过剩,对工人的需求同步下降。

  新飞电器事务部总监李永刚告诉本报记者:“未来新飞将主打高端产品,目前已经有多个系列的高端机在生产,一两个月后即可面世。”

  新飞电器目前主要集中在中低端产品,给新飞电器供应玻璃面板的销售代表告诉记者,新飞对高档产品玻璃面板的需求这几年几乎没有。

  外资救赎

  “香蕉的皮是黄色的,剥开后是白色的。”一位新飞高管以此比喻新方和中方在管理理念上的差异,“新方更注重制度流程的建设,而中方则更注重人性化管理和人文关系。”

  除公司管理层决策失误之外,新加坡丰隆亚洲控股新飞电器之后的人事任免“败笔”,同样难辞其咎。

  1984年,43岁的刘炳银创下新飞品牌,声名鹊起;但新飞电器作为一个无上级主管单位的“国企”,2005年外资的绝对控股使得刘最终黯然下课。

  早在1994年,新加坡丰隆集团、裕新公司入主新飞电器,以3亿多元获得新飞电器51%的股权。这两家公司后来被证实为父子公司。但彼时,新加坡丰隆虽然已是控股股东,刘炳银仍掌握着绝对经营权。

  2005年9月,刘炳银按照某位市领导的“建议”,默认新加坡丰隆亚洲从新乡市政府手中购买了39%的股权,丰隆亚洲从而掌控了新飞电器90%股权。正是从那一年开始,中方管理人员开始不断离职,新加坡籍管理者随之上位。

  更关键的是,控股方并未能带给新飞电器管理和研发上的突破。

  “香蕉的皮是黄色的,剥开后是白色的。”一位新飞高管以此比喻新方和中方在管理理念上的差异,“新方更注重制度流程的建设,而中方则更注重人性化管理和人文关系。”

  新飞电器设备管理科朱星勇告诉记者,新加坡管理者入主以来,内部管理变得异常繁琐。以在生产线临时采购某种超过1000元的零件为例,从提出购买到买回来往往需要一个月时间,其中光签字至少需要一到两周时间。

新飞内乱 “雄鹰”缘何跌落 相关的内容:

关于 新飞内乱 “雄鹰”缘何跌落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