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资讯

创业团队转向二线城市 人才管理新挑战

2018-07-30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创业型企业逃离北上广

  编者按/随着一线城市生活成本的不断上涨,从2010年起,一批年轻人“逃离北上广”,到二三线城市寻找新机会;3年后,不少创业型企业也开始集体向二线城市转移。罗永浩就曾在微博上招募“锤子大军”,对研发总监给出的橄榄枝除了百万年薪外,还特别提到“如果应聘者的上一份工作是在上海、杭州或深圳,锤子科技在搬离北京前,另有每年十万元的PM2.5津贴。”

  事实上,不少创业型企业都开始到成都、武汉、杭州、西安等地进行创业或再创业,创业者看好的就是当地的政策优惠和丰富的人才储备。然而二线城市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美,高端人才匮乏,员工工作价值观与一线城市差别很大,沟通成本过高……一些新问题困扰着“逃离”的创业者们。

  移动广告“推下载”创始人刘先云最近“有点烦”。2013年他决定从深圳回家乡成都创业,看好的就是成都在互联网领域有大量的基础型人才。而他的烦恼也来自于人才:成都缺乏战略型有经验的高端人才,该地区人员流动性低,“挖”人难。来自一线城市的员工高效、激情的工作方式与成都本地员工较为休闲的工作方式间的矛盾,很让管理层头疼……

  这不是刘先云一个人的烦恼。近年来,随着一线城市高房价、高物价,一些年轻的大学毕业生选择到二三线城市就业,也带动了一批创业型企业,特别是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创业型企业向武汉、成都等二线城市转移。而这也带来了一些管理新难题。

  转变创业心态

  最近,一个名为“黄小猫Hony”的创业团队从北京到了成都,现在他在找投资。在投资人看来,尽管该团队有过3年以上的从业经验,但是成都地区成本低,创始人团队的薪水定在5000元比较合适。而黄小猫则认为,在北京的薪水是15000~20000元/月,来成都降薪一半,至少应有8000元。

  类似这样的问题,是创业团队从一线城市转向二线城市遇到的主要问题。

  王鹏有过两次创业经验,一次成功,一次失败,现在他开始了人生的第三次创业。

  “创业团队人不需要太多,但必须是精英,创业价值观趋同、有活力、有激情的员工。”这是王鹏两次创业的经验之谈。

  在创业团队的定薪问题上,王鹏的逻辑是“亏了自己也不能亏兄弟”。“我自己是老板,创业团队中很多人都放弃了原本可以比现在更好的生活,选择跟你干,只要你认为他能为公司和你们的事业带来更大的价值,就要最大化地满足。”

  王鹏认为,无论公司开在哪儿,必须按市场规律给出创业精英们较为合理的报酬,否则人员出走对团队得不偿失。但团队成员必须目标一致,以创业者的心态面对现实,如果用成熟企业的付薪逻辑与创业团队做对比,则是价值观上有分歧,应该豪不犹豫地让其离开团队。

  “创业者可以自减薪水,但不一定减团队其他成员的薪水,我想如果把团队的价值和投资人讲清楚,而不是像自由市场上卖白菜一样地砍价,还有很大的洽谈空间。”王鹏说。

  而在IT茶馆创始人王佳伦看来,黄小猫的问题不仅是投资人和创业者的分歧,更是创业者从一线城市向二线城市转移的心态问题。“创业者回二线城市创业还是要了解当地情况,并及时转换心态。”王佳伦说。

  传承企业文化

  创业团队转移带来的主要问题之一就是文化与工作价值观的融合问题,不仅包括公司的文化,也有很多地域文化。“彼此适应最重要,最忌强加。”王鹏说。

  趣玩网是典型的“转移企业”,CEO周品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北京搬到成都,曾流失了40多名老员工,对公司的损失可谓不小。“我们给每个人发了张‘船票’,老员工可以任何时间重新回趣玩上班。来成都2个月后,就有一名员工拿着‘船票’回来了。”

  而这回搬家,18名老员工跟随周品来到了成都,“这18个人起到的作用很大,没有他们我们根本不可能完成业务调整。三个月很辛苦,要面对大量的事情,团队调整,文化传承,业务对接,这18个人都是中高层,没有他们我根本不会搬。”

  对于这18个人的跟随,周品用至关重要来形容,对于这些刚刚举家搬迁的员工,周品安排了更为重要的职责,同时实际工资不仅没降还涨了。

  对于企业文化的融合,本身就是成都人的周品显得颇有信心,“我会给新员工培训,要文化认同。讲讲公司历史,为什么搬过来,员工如何相处。”同时做实战培训、内训,另外为了减少语言隔阂,周品在招聘的时候特意加了一条硬性要求,那就是工作时间必须说普通话。

创业团队转向二线城市 人才管理新挑战 相关的内容:

关于 创业团队转向二线城市 人才管理新挑战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