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资讯

太子奶破产疑涉“内外勾连”

2018-07-30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2013年5月31日,太子奶原创始人李途纯首次出现在最高人民法院,指证花旗银行在办理太子奶抵押五仙山过程中存在欺诈、造假和行贿等行为。

  事后,李途纯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独家专访时透露,他委托的数位律师,将在准备一年后于近期在太子奶破产地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花旗银行,索赔人民币至少10亿元。

  此次巨额索赔,李途纯不仅联合了北京、湖南几大律师团,还邀约太子奶经销商、原材料供应商共同“声讨”花旗,理由是花旗银行“十大违约”直接导致太子奶遭受30亿元品牌损失及令29亿元资产化为乌有,一万名工人直接失业,上百万销售员下岗,3000位经销商、原材料供应商损失10亿元以上。

  与花旗一案密切相关的是太子奶那段被“掩盖”多年的旧事,太多的悬疑和细节仍只停留在外界的只言片语。

  出于身体休养和躲避各种利益方纠缠的考虑,李途纯曾一直对外界三缄其口;如今再度“出山”,李途纯就太子奶案悬疑首次亲口解答,包括花旗纠纷、投行逼宫,李途纯说他终于可以直面“黑暗”,开始未来。

  倒太子奶,花旗打响第一枪

  “花旗银行提前收贷是违反国际规则的行为,甚至当时联合花旗银行贷款给太子奶的银行中,有4家银行包括新加坡星展银行和荷兰合作银行等都反对花旗银行这么做,花旗银行北京方面也有两位高管反对。”

  此次与花旗银行交锋是李途纯自2007年初与花旗“蜜月”、2008年反目之后的再次交集。

  2007年9月12日,花旗联合新加坡星展银行、荷兰合作银行等国际六大财团,向太子奶提供5亿元无抵押、无担保的低息三年信用贷款。彼时的太子奶正处于业务发展的高峰,海外上市计划也在积极推进。出于高盛的强烈推荐,花旗从其他投行手中抢得了太子奶的“贷款”,这也是花旗在中国内地的首笔贷款。

  “太子奶是他们物色已久的第一家企业、第一个客户,当时对太子的追捧可以说无处不在。花旗银行花了至少半年时间才说动李途纯,两位姓张的经理专程追到海南(当时李途纯在此开业务会),后又追到北京,最后在上海让我签订了5亿元的长期、低息、无抵押、无担保的风险贷款合同。”李途纯告诉笔者。

  但好景不长,此后不久国际经济形势风云突变。2008年3月,受次贷危机影响,四面楚歌的花旗银行决定卖掉亚洲总部日本东京大楼,4000亿元资产面临打折。花旗银行急需提前收回海外贷款回救美国总部。

  “花旗银行提前收贷是违反国际规则的行为,甚至当时联合花旗银行贷款给太子奶的银行中,有4家银行包括新加坡星展银行和荷兰合作银行等都反对花旗银行这么做,甚至花旗银行北京方面也有两位高管反对。”李途纯说,在提前收贷的过程中,花旗银行律师葛超胁迫、引诱他多次商谈,共同策划,强行用五仙山公司临(湘)国用(2006)字第305、347、348号三宗土地抵押,以换来太子奶立即上市及让花旗银行不提前收贷。

  “花旗提前收贷的行为也导致五家银行内部发生激烈斗争,其他四家银行纷纷指责花旗。”李途纯透露,星展银行的副行长公开指责花旗,并要起诉花旗经办的两位行长,后因故被开除,荷兰银行张行长支持我们起诉花旗。

  李途纯在最高院的开庭陈述中表示,花旗银行代表律师葛超通过送礼、行贿等方式骗取、拼凑、捏造出股东会决议、董事会决议,复印法定代表人王依兰身份证,对湖南五仙山的三宗土地进行了抵押,涉嫌骗取、伪造保证人的全部资料,并张冠李戴代替签名,在临湘国土局办好了他项权证(指由房管部门核发,由抵押又持有的权利证书)。

  此前,五仙山公司于2009年10月9日向岳阳市中院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撤销花旗银行所做的抵押登记。岳阳市中级法院2013年2月27日终审判决,花旗银行败诉。李途纯方提供给媒体的5月31日庭审纪要显示,花旗银行提出的意见为“请求最高院将案件发回重审,并变更对五仙山公司的诉讼请求”。

太子奶破产疑涉“内外勾连” 相关的内容:

关于 太子奶破产疑涉“内外勾连”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