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资讯

中核遇左右夹攻丧失核心“动力”

2018-07-30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核燃料循环本来是国家级的战略和重要的军事技术,但中核江门项目的流产为整个核电事业蒙上了一层前途未卜的阴影。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悉,除了江门项目的失利外,中核集团二代半核电技术升级为三代核电技术也陷入困境,至今未获审批,其徐大堡核电站改用西屋的AP1000,技术设计几乎是从零起步。

  处于重大转型期的中核集团看似困境重重。

  核燃料循环项目叫停

  “中核是目前唯一能够有权力进行核燃料循环和实验的企业,江门项目未来也将涉及这些内容,现在被叫停,对整个产业影响都非常大。”

  在业内人士看来,中核江门核燃料项目由于民众反对被忽然叫停,对于核电领域来讲,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此前,《中核集团龙湾工业园项目投资框架协议书》以及《中核集团龙湾工业园项目用地协议书》显示,根据协议,2020年前,这里将建成国际一流的核燃料加工产业集群,逐步成为具有标志性的亚洲核燃料加工及装备制造中心。

  中核集团将在江门市投资400亿元打造“一站式”的核燃料加工产业链,集中建设铀纯化转化、铀浓缩、核燃料元件制造等设施。

  然而广东省江门市人民政府忽然以红头文件形式,宣布将中核集团广东鹤山龙湾工业园项目取消。当地政府明确表示,尊重民众的意见,该项目不予立项。

  “中核是目前唯一能够有权力进行核燃料循环和实验的企业,江门项目未来也将涉及这些内容,现在被叫停,对整个产业影响都非常大。”一位曾经参与国务院核电政策决策的元老级专家向记者透露。

  他告诉记者,核燃料循环不仅仅用于核能发电,还用在军事技术上。

  所谓核燃料循环就是由铀矿勘探、开采、精制和化学转化、使用、放射性废物处理和处置组成的全过程。据透露,用作发电的核燃料使用之后变作乏燃料,乏燃料仍然可以继续用作军事技术的使用。目前,法国和日本都对这一领域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而中核集团只是进行了实验,技术和生产能力方面远远落后于上述两个国家,核燃料的废弃物质目前只是用作封闭和深埋。

  相比之下,中核则沉默很多,在记者多次采访请求中,中核均未给予答复。

  核产业受打击

  据悉,我国核燃料循环能力较弱,与规划并不匹配。核燃料循环能力原本有机会在中核江门项目中得以提升,然而随着项目的流产,一线希望变得渺茫。

  两年前国核技董事长王炳华曾表示,中国在核燃料循环方面也需要建立有国际竞争能力的国家队。

  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在发展核燃料循环方面甚至需要与台湾相关研究部门合作研究。

  根据中国《国家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2011~2020年)》,到2020年中国核电装机将达到在运5800万千瓦、在建3000万千瓦,成为世界在建核电站最多的国家。

  据悉,我国核燃料循环能力较弱,与规划并不匹配。核燃料循环能力原本有机会在中核江门项目中得以提升,然而随着项目的流产,一线希望变得渺茫。

  江门发改委主任邓卫东介绍,中国的核燃料厂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建设,在冷战时期,为避免外国势力打击,我国把这些重要战略企业转移到甘肃、陕西、内蒙古、四川等三线地方,造成目前核燃料生产与核电用户在空间上的严重脱节——核燃料元件需要经过近万公里的路程来回奔波才能完成整个生产过程,然后再长途跋涉运到沿海的核电用户处。

  在业界人士看来,中国核燃料循环系统以及相关的制备能力也相对薄弱。

  在核燃料进入反应堆前的制备和在反应堆中的裂变及以后处理的整个过程中,“中国只在核燃料循环的相关元件制造上实现了自主生产。”核学会的一位人士透露,“在核原料开采、制备和后处理上,都存在着明显不足。”

中核遇左右夹攻丧失核心“动力” 相关的内容:

关于 中核遇左右夹攻丧失核心“动力”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