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资讯

上海核查 “赛诺菲行贿”事件 揭药企会议费灰幕

2018-07-30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继葛兰素史克的商业贿赂案后,有代号为“培根”的爆料人举报医药巨头法国赛诺菲公司,向79家医院的503位医生,借“研究经费”名义支付约169万元的费用。

  新华网的报道,11日获悉,上海市卫生计生委已要求各医疗机构核查“赛诺菲向医院提供研究经费”事件,并严格规范药品采购等相关工作流程。

  近日有媒体报道,赛诺菲公司向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多家医院、医生“提供研究经费”,此事受到各界广泛关注。据称事件涉及上海24家医院,158位医生,经费62.5万元。

  上海市徐汇区中心医院院长朱建民表示,医院是临床药品研究基地,开展的赛诺菲公司临床试验项目由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批准,且并非爆料人所反映的相关药物。

  在爆料人提供的材料中,集中反映了赛诺菲公司的两种药物“安博维”、“安博诺”的销售及医生获得所谓研究经费的情况。业内权威专家告诉记者,这两种药品均为降压药,多用于心内科、神经科、老年科、中医科等病患,“希望展开彻底调查,药品上市后临床监测实验并由企业支付医院费用是通行做法,究竟是研究经费还是变相行贿,关键在于经费是真的用于科研还是销售药品的好处费。”这位专家说。

  据经济参考报的报道,赛诺菲对此表示,新药上市后的临床监测试验在全球被普遍采用,给医生支付劳动报酬属于正常范围。

  赛诺菲“行贿门”到底属于研究经费范畴还是商业贿赂“回扣”,引来争议。业内人士称,医药界收受变相回扣的情况已是行业积弊。以赛诺菲所说的“上市后临床监测”为例,如果参与临床试验的医生根本没有履行所谓病例观察研究的职责,只是“填单子、报名额”,就涉嫌变相收受回扣。

  药企会议费灰幕

  为了将药品成功推销进医院、并撬动医生的处方权,让医药代表成为医生的“用药导师”已成为圈内药企的共识,而由外企引入中国的学术营销,由于其隐秘性和“合规性”而受到此前采用带金销售(销售提成)模式的公司的青睐。

  据南方都市报的报道,那么,究竟学术会议盖头下的会议费是否支出了不应该支出的费用,进而导致了药价虚高?处方药公司会议费高企的背后,又隐含着怎样的行业“规则”?

  说起中新药业,若不是因葛兰素史克涉嫌在华行贿门引发的药企会议费争议,想必很多不炒股的人对其都不甚了解。但说起速效救心丸,则在国内中老年人群中耳熟能详。而中新药业正是这一经典老药的秘方拥有者。

  中新药业的学术推广费用,从2010年开始快速“起飞”。其财报显示,推展订销会议费从2010年的2.8亿元,快速增长至2012年的4.7亿元。———若以每人5000元计算,中新药业4.7亿会议费可供9.4万人参加会议。

  “公司2012年开始从零售到终端市场转型,以往主要市场是药店,要想做大就要进入医院,主要是以举办学术论坛的形式来推广药品。”中新药业董秘焦艳如是称。而对于学术论坛为何会花费这么多钱,又具体投到了哪里,公司方面则语焉不详。

  但大投入有大回报,中新药业营收也实现大幅增长,短短两年时间,中新药业的年营业收入从34.73亿元激增至51.30亿元。

  上述4.7亿元会议费被“曝光”后,有业内不愿具名的人士爆料称,其实行业里面,会议费比中新药业高的企业甚多,不过有些不是上市公司,不需要对外披露;或是上市公司未在销售费用中单列这一支出。

  据广州一位不愿具名的医药行业人士透露,国内药企中,扬子江药业、恒瑞医药等公司的会议费更为惊人。

  假会议之名圈钱

  “学术会议分不同级别,包括国际会议、全国性会议和区域会议等多种规模。这些会议很多都存在变相圈钱的问题。”北京一位接近中国医师协会的业内资深人士表示。

  而一篇近来在国内医药营销网站被热捧的文章《处方药营销中十种形式学术推广会议解析》,则透露出时下学术推广会议之多。依照该文的介绍,学术推广会议这一由外企引入中国的营销模式,在国内已经发展为了包括区域性ST、大医院论坛、省级ST、大区级别ST、全国性ST、全国性巡回演讲分会场、全国性巡回演讲主会场、地区性学会定期组织的学术交流的参与、地区性学术年会的参与、全国性学术会议的参与等10大种类。

  这10种当中,要数“省级ST”最被药企常用。这一模式,普遍被认为具有客户覆盖面广针对性强,学术话题及会议的形式完全可以自己主导,会前会中会后的工作有利于销售代表与客户的充分接触等诸多优点,因而备受药企青睐。

上海核查 “赛诺菲行贿”事件 揭药企会议费灰幕 相关的内容:

关于 上海核查 “赛诺菲行贿”事件 揭药企会议费灰幕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