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资讯

翟玉华解读李途纯实名举报事件背后 太子奶案存三大疑问

2018-07-30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图:太子奶创始人李途纯与湖南株洲市原副市长肖文伟

  8月7日,《中国经营网》独家披露太子奶创始人、原董事长李途纯实名举报湖南株洲市原副市长肖文伟系制造太子奶冤案元凶一事后,引起广泛关注。中国经营网获知8月初,李途纯即以实名的方式将举报信分别寄送中纪委和湖南省纪委。

  李途纯实名举报的幕后,太子奶案究竟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对此,中国经营网采访了四年多以来一直经办此案的李途纯的刑案代理人及民事一案代理人,中国十七大代表、湖南天地人律师事务所主任翟玉华,就相关案件进行解读。

  在翟玉华看来,原株洲市副市长肖文伟在办理太子奶案期间身兼三职,均以失败告终,涉嫌渎职是毋庸置疑的,其理由主要有三点:其一,作为政府托管小组的负责人,市政府为帮助太子奶注入的1.3亿资金在托管期间已化为乌有,没有尽到作为一个管理者的职责。其二,作为破产小组的负责人,在破产后,太子奶资产化为乌有,优质资产全部赠送他人,将债务却由李途纯一人承担,完全不顾大股东、债权人的利益。其三,作为李途纯专案小组的负责人,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抓捕19人,二人致死,三人致残,一人流产,现李途纯已无罪释放,应追究作为李途纯专案小组的负责人的错案责任。

  据翟玉华透露,在太子奶危机期间,李途纯个人为太子奶公司背负了十几亿的个人无限连带担保债务,目前该债务仍没解决,其个人显然无法承担,此次实名举报肖文伟可能是出于无奈,李途纯不但无法创业,而且连基本生活都成问题,“没有什么经济来源,生活非常窘迫”。

  翟玉华表示,作为李途纯的刑案代理人及民事一案代理人,四年多来,其几乎以办此案为主,对太子奶一案了如指掌,掌握的证据材料比李途纯本人更多更扎实。在数百份证据面前,翟玉华就肖文伟为首的公权力介入太子奶案后仍有三大问题尚待解答。

  第一,2009年12月15日晚,就太子奶与高科奶业租赁问题,肖文伟亲自书写补充协议。当李途纯方面的代表原太子奶法务总监韩月平及副总裁常祝辉提出异议,在其间,肖文伟分别威胁、恐吓此二人;同时又安排几十名特警在会议室门外进行威胁,说李途纯不签字就全部抓起来。在补充协议中,我们可看到三个不平等条约:1、高科可永远占有太子奶,一直到高科主观上不愿意租赁为止。2、高科每年只须缴纳租金伍仟伍佰万元,就可控制太子奶近三十亿有形资产,二十亿无形资产。而事实上,高科不仅没交纳租金,还以太子奶名义在密云、黄岗等基地欠水电费和税款近伍仟万元。3、之前对高科销售额及正常生产的约定一并取消,也就是说高科奶业即使不生产销售太子奶,它仍然可以控制使用太子奶的土地、商标等核心资产,而将债务推给李途纯方。请问:这本是太子奶与高科奶业之间的公司行为,为何经以肖文伟为首的公权力介入,就演变成了一场对民营企业的掠夺?

  第二,2010年2月1日,高科奶业有全资国企变为由民营企业控股近70%,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高科奶业本是为托管太子奶而专门成立的一家国营企业,按政府的说法它是为拯救太子奶而来,并不是以盈利为目的,那么请问,像高科奶业这样一家一无资产、二无品牌、三无核心技术的空壳公司,怎会有民营企业注入两千万资本金控股高科奶业?它的投资回报在哪里?更何况引进的民营企业是一家注册资本只有伍拾万元一人有限公司,这是其一;其二,高科奶业增资幅度超过50%,涉及到国有企业改制,就应走一系列法定程序,肖文伟作为太子奶工作组组长,能否拿出高科奶业变身为民营企业的法律依据?能否告诉大家当初是如何操作?其三,现在这些疑问已越来越清晰,文迪波代表着某利益集团,策划者通过高科奶业吃掉太子奶,这也就是说,从国企蹊跷变身为民营企业那天起,太子奶就注定走上破产这条路,这也就明白了为何太子奶进入破产重整程序,仍然还是高科奶业在牢牢控制着太子奶,直到文迪波东窗事发。

翟玉华解读李途纯实名举报事件背后 太子奶案存三大疑问 相关的内容:

关于 翟玉华解读李途纯实名举报事件背后 太子奶案存三大疑问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