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资讯

跨国药企高薪吸高干子弟加盟 前卫生部长之孙为辉瑞高管

2018-07-30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继葛兰素史克四高管被刑拘后,阿斯利康、赛诺菲、礼来等巨头也遭到了有关部门的调查,跨国药企巨头行贿的丑闻愈演愈烈。

  据证券市场红周刊的报道,跨国药企在中国开疆辟土的疯狂过程中,灰色手段频现。葛兰素史克窝案只是冰山一角。跨国药企选择中国区高管们的标准是什么?他们到底有什么样的深厚背景?从旅游到移民,从访学到论文,药企的“灰色营销手法”也暴露出冰山一角。

  跨国药企来华经营已经30年,面对中国的巨大市场,跨国药企在中国的发展和扩张更像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战争”。从最开始的合资、到并购、独资,在华建厂、设立研发中心,甚至中国区的高管也从老外变成了本土精英。

  部门的秘密

  GSK中国窝案的爆发,将一个外企在中国通过违法手段促销药品的路线图呈现于世人眼前。被称为“GSK中国区四驾马车”的法务部总监赵虹燕、副总裁兼企业运营总经理梁宏、商业发展事业企业运营总经理黄红、总裁兼人力资源部总监张国维一起被公安部门调查。为何GSK中国区的高管集体落马?

  调查发现,在主流的欧美医药外企中,有着非常清晰的部门分工。跨国药企在中国的医药经营已经披上了政治色彩。

  一位国内药企副总经理说,“每个跨国药企有不同的玩儿法。跨国药企中国区的全国性市场布局根本就是,企业自身构建的政府关系延伸到哪里。从跨国药企在中国经营和安全层面考虑,政府关系管理主要工作之一,有短期安排、中期计划和长期规划,每年有专门的年度政府关系拓展和维护的预算。”

  “单纯的依靠市场运作不足以维持企业的生产和发展,比如各省招标管理、基本药物的遴选、医保目录的增补、GMP的新标准等,都会受到国家相关政策的管制和影响。因此,欧美的跨国医药公司在来华投资的第一天,就把影响政府相关的决策部门作为其最重要的工作。”一位医药协会的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

  医药企业在全国范围内建造自己的政府关系网,一方面依靠公司的政府关系部门,另一方面充分发挥驻地营销人员的人脉关系和业务能力,再一方面,借助医药企业的商业客户。

  一位不愿吐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跨国药企甚至比政府部门的官员更清楚改革前后审批权力的布局情况,跨国药企对政策和法律法规的熟悉程度,远高于国内药企。”

  在利益的驱动下,跨国药企在中国的发展更像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战争”,它们越来越多地采用独资方式设立企业,曲线打入中国市场;或通过收购中方股东的股份对原有合资企业实现独资,使中国合资制药企业呈现出独资化趋势。

  诺华进入中国市场较晚,与其他耕耘多年的跨国药企相比,诺华在中国市场的OTC份额依然较低,希望通过重要业务提升在华销售业绩。诺华的名字源于拉丁文novaeartes,意为“新技术”,其中文名字——诺华,取意承诺中华。

  如何让更多的药品进入基本药物目录?如何跨入医保门槛?跨国公司选择了和国家以及各地医保部门谈判。

  高管们的面纱

  由于中国对跨国公司的市场准入管理比较严格,跨国公司在中国新设一家企业或者并购国内企业需要市、省,甚至中央商务部门的审批、工商部门登记。这就造成了目前跨国公司在中国的政府事务主要以跑审批或解决问题为主。

  在这种背景下,与主管的政府官员保持良好的个人关系仍发挥着重要作用。除了与政府接触之外,政府事务部门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对内部人员包括公司总部和中国区的高层及业务部门同事的沟通。

  这些和政府打交道的部门中,不乏有着各种政府背景的神通人物。跨国药企依托其强大的经济实力,强大的政府游说能力,对专业领域的学术影响力,在政府、大学、医院高层的人脉对中国整个以医药监管体系进行彻底的渗透。

  一位在投资银行工作的人士表示,“有审批的权力,就有寻租,就有腐败。”而在中国区活动的跨国公司早已深谙中国的潜规则,“他们都懂得积极以高薪吸收高干子弟”。

  诺华中国总部于1997年成立,对于刚刚进入中国市场的诺华而言,亟须即对中国市场了解,具备良好的政府背景,又有海外背景,熟知外企的运作规律的人加入。

  JeffreyLi,中文名李振福,2003年加盟诺华公司任中国区总裁。李振福1963年出生于北京,家世显赫,曾经是美国伊利诺伊理工学院海外董事会成员,并担任中华慈善总会名誉会长,美国百人会成员。李振福加盟诺华中国后,诺华中国区2004年增长36.3%,其中制药的增长39.1%,这两个增长速度都远远高于诺华全球的增长速度,接近全球增长速度的3倍。

跨国药企高薪吸高干子弟加盟 前卫生部长之孙为辉瑞高管 相关的内容:

关于 跨国药企高薪吸高干子弟加盟 前卫生部长之孙为辉瑞高管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