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资讯

李途纯爆太子奶被抢占细节

2018-07-30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张明

  2013年8月17日,太子奶迎来正式破产重整的2年关口,其创始人、原董事长李途纯仍在为这家曾经的“标王”的跌宕命运做着“抗争”。

  8月初,李途纯分别向中纪委、湖南纪委寄送了举报材料,实名举报株洲市原副市长、现湖南省交通厅副厅长肖文伟在任职株洲市副市长期间涉嫌渎职,与原株洲天元区常委、株洲高科奶业经营有限公司(下称“高科奶业”)董事长文迪波一道搞垮太子奶、一手制造太子奶“冤案”。

  “出狱2年来,我休养身体之余的主要工作就是收集证据,搞明白太子奶是怎样一步步被他们搞垮、吞掉的。”8月14日,李途纯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他需要用亲身经历及太子奶事件为企业家和中国民营企业讨一个公道。

  太子奶命运背后的地方推手

  相关利益集团决定抓捕李途纯等数人,一手导致了李途纯“冤案”和太子奶破产事件的发生。

  “肖文伟、文迪波精心策划圈套让我跳进去后,紧接着控制国有公司高科奶业,利用公权力和高科奶业租赁太子奶集团之便,一举控制公司,把国有变为私有,变私有占为己有。”李途纯表示,肖文伟作为副市长,身兼太子奶工作组组长、李途纯专案组组长、太子奶破产管理小组组长,“托管太子奶属于民事纠纷,李途纯案属刑事案件,破产太子奶是法律专门案件,这三个是不同的法律事项,却由同一个人对同一事同一对象担任裁判,这简直成了市场经济中天大的笑话。”

  李途纯实名举报肖文伟,举报信中指出:“其利用职权,帮助文迪波盖市政府的公章并下发文件,将太子奶五易其手,五次公开拍卖,公开帮助犯罪分子文迪波抢占太子奶,直接批准将太子奶破产,直接拟定抓捕43人名单,直接批准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抓捕19人。”

  相关证据显示,高科奶业是2009年1月20日由株洲市国有资产投资经营有限公司与株洲高科集团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全资国有企业,其主要职责是代株洲市政府托管太子奶。

  2010年1月下旬,高科引进北京商络和上海明观两家并不知名的私营企业,高科奶业也从全资国有公司变身民营控股62.5%的企业。工商注册资料显示:两家公司在高科奶业3200万元的注册资本中出资2000万元,而国有注册资本金仅为1200万元。

  “上海明观和北京商络的注册资金仅50万元,且没有生产、销售、税收、办公场地和人员,根本不符合投资条件,后来,我们了解到这2000万元是文迪波与株洲部分领导家属集资入股的资金,通过两家公司进行空转的。”李途纯透露,按照常规,对国有公司增资扩股应有一套批准手续及程序的规定,至少国有公司增资扩股要审计评估。“据我所知,由肖文伟个人主导了整个过程,几乎省略一切必要过程,并未经过评估,也没有通过市政府公开会议讨论。”

  “2009年12月15日晚,肖文伟、文迪波在预谋已久、精心设计的情况下欺骗我,将太子奶移交给他们,条件是:第一,先无条件签下系列文件,在3天内,后改为6天内,购进3000万元的生产太子奶的原材料,3000万元的白砂糖。这需要200辆汽车以上装载6天,但我和太子奶团队硬是同意,并做到了。6天时间内仓库已购进约6000万元的原材料,路上还有几千万元的货。肖文伟和文迪波还逼迫我签订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如无偿放弃太子奶,不追究高科奶业,无条件租赁,我们无法同意,也不签字。”李途纯透露,这时肖文伟动用几十个公安将他和两名高管围住直至深夜两三点,李途纯等被迫签下所有肖文伟、文迪波所需的系列文件。

李途纯爆太子奶被抢占细节 相关的内容:

关于 李途纯爆太子奶被抢占细节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