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资讯

李途纯详解实名举报细节 数十次错过救太子奶最佳时机

2018-07-30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李途纯详解举报细节

  5000万资金被胡乱卷走 数十次失去救太子奶最佳时机

  日前,李途纯再次独家接受媒体专访详谈举报细节和政府托管太子奶事件中数十次错过救太子奶的最佳时机中相关细节。

  中国经营报:太子奶被高科奶业托管以来,你和当时的直接负责人文迪波及株洲市政府专项负责人副市长肖文伟的矛盾主要集中在哪些方面?可否回忆一下当初的细节。

  李途纯:2008年英联、摩根、高盛不准太子奶上市,为强行卖掉太子奶,以3亿的价格虚假购买我的股权,后三家不注资,不派人管理,太子奶一片混乱,我也失去合法身份。

  2009年1月20日,株洲市政府决定成立高科奶业,正式托管太子奶,托管协议规定我不准管太子奶事务,一个月不到,原太子奶高管全部被辞退。我和几个高管也被安排来专门处理债务。期间肖文伟、文迪波对市政府首批注资的3千万资金,胡乱使用,甚至中饱私囊,我曾多次阻止,甚至多次公开说要举报他们,无奈未能成功,肖、文两人不听劝阻,导致这笔资金没有用于太子奶的经营生产上。

  首先是1200余万的广告费,刚刚上任2个月不到,文迪波就伙同他的情妇彭晋和中学同学陈传焕先后在北京和湖南成立了两家广告公司(北京灵动和湖南灵动),以做广告之名转走了1200多万,其中以植入湖南卫视流星雨广告名义将首批800万转走,我取证得知此剧早已拍摄完毕,更未与灵动签订任何广告合同。当时太子奶需要解决的首先是扩大生产以满足市场需求,而不是广告宣传,后来,他们又说在湖南卫视做广告,湖南卫视给我们的证实是投播只需要10多万,后来实际投播只有8万。

  彭晋和陈传焕又在2009年4月专门为代理太子奶广告成立湖南灵动广告公司,并且支付300万元“胖兔子粥粥”代言费,而同样合同内容“胖兔子粥粥”代言费仅为40万元,这两项内容,完全违背公平公正的市场价值规律,致使上千万的国有资产遭受损失。

  在付款时,高科奶业财务负责人刘运华坚决不肯签字支付,认为这是严重违纪违规的事情,而肖文伟、文迪波一意孤行,坚持要求支付。刘运华主动调回政府,不在高科奶业工作了。

  我当时就强烈反对,但在肖文伟的指示下,文迪波批准了这些费用。在2011年6月底,文迪波和彭晋都被抓了。

  第二笔是河南许昌当地一家奶业公司原为太子奶的OEM供应商,太子奶陷入财务危机后,这家公司开始私自冒牌生产太子奶。文迪波上台后,这家公司不断的忽悠文迪波扩大生产,以好酒好肉美女招待文迪波,文迪波回株洲后即贸然拨付400万元给这家公司。有了这笔钱,这家公司开始到处招兵买马,将原太子奶大批销售人员收归自己门下,轻而易举地掌控了太子奶河南、山西等销售渠道,利用太子奶的销售渠道来销售冒牌太子奶产品,致使太子奶在河南本有四亿销量的市场被假冒太子奶全部冲垮且波及其它区域导致市场产生10亿的下降。

  第三笔是文迪波利益熏心,用公款支付300万元“买官费”。原太子奶公司下岗销售人员张丽(此人曾因重大的渎职和经济问题被我开除正在接受调查,准备抓捕),而文迪波却反着干,凡是被原太子奶处分过开出过的人一律招回重用。张丽通过为文迪波牵线,让他见面和结识了与张丽家有亲戚关系的省委组织部一位中层领导,在得到承诺会帮忙提拔他升任副市长以后,文迪波即任命张为高科公司营销副总裁、策划总监,还同意聘请由张丽推荐的与她有密切关系的北京四合爱地顾问团帮助企业从事销售策划和宣传的数十人,并立即向其支付了300多万元的业务咨询费,而此家咨询公司并没有做出任何切实可行的营销方案来帮助高科公司提高销售份额,只是来了几个人在高科白吃白住拿高工资毫无建树,呆了二、三个月后就离开了。

李途纯详解实名举报细节 数十次错过救太子奶最佳时机 相关的内容:

关于 李途纯详解实名举报细节 数十次错过救太子奶最佳时机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