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资讯

长庆油田畸形膨胀 冉新权或事发油井外包

2018-07-30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8月27日,国务院国资委纪委宣布,包括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兼长庆油田分公司总经理冉新权、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总地质师王道富在内的多位中石油高管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随后,原任中石油集团董事长蒋洁敏也被中纪委调查。

  王道富此前曾长期出任长庆石油勘探局及长庆油田主要领导,其与一起出事的冉新权同为四川人。

  《中国经营报》记者获知,王道富与冉新权此番出事背后,或与二人执掌长庆油田及长庆石油勘探局期间,推行低产油气井外包及违规引入四川某管道公司、财务违规等问题相关。

  疯长的秘密

  中国石化技术研究院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指出,长庆油田油气当量快速攀升背后,是冉新权自2005年主政长庆油田以来,加速实施掠夺式开采的外包之道。

  长庆油田最早组建于甘肃省庆阳市宁县长庆桥镇,随后为了更接近采油区,1971年3月迁至甘肃省庆阳市庆城县北关。随着长庆油田的不断壮大,于1998年将总部迁至陕西省西安市未央区。

  资料显示,2012年,长庆油田产量首次超越大庆油田,成为我国第一大油田。当年,长庆油田累计生产原油2230.58万吨,生产天然气285.44亿立方米,换算为油气当量超过4500万吨。而同期,大庆油田全年生产原油4000万吨、天然气33亿立方米,相当于油气当量约4330万吨。

  “单纯从原油产量看,大庆油田超过长庆油田近一倍,但长庆油田的天然气产量急剧攀升,换算成油气当量则明显要高于长庆油田。”中国石化技术研究院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指出,长庆油田油气当量快速攀升背后,是冉新权自2005年主政长庆油田以来,加速实施掠夺式开采的外包之道。

  本报记者在前述甘肃省环县环城镇漫塬村走访发现,大量的钻井和勘探业务被长庆油田外包出去,进而导致污染严重,农田被大量毁坏,乡村道路每遇大雨,坑洼积水最深处达半米。

  据了解,钻井队、物探队业务外包仅是冉新权主政长庆油田以来力促产量提升的外围手段之一。

  “冉新权主政近9年来,把很多所谓的低品位油井直接分包给了外围公司,然后与外围公司签订原油回购协议,以提升整体油田产量。”长庆油田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这样的直接后果是,外围公司疯狂使用催化剂等化学药品,减少了油区道路硬化等必要投资,油泥等污染物四处抛洒填埋,导致油区农民和企业关系高度紧张。

  所谓“低品位油田”,是指那些质量不高、产量较低的油井,包括低渗透油层储量,重油、稠油,以及经过开采以后剩余的品位变低的尾矿(废弃油井)。

  外包导致土炼油泛滥

  盐环定一带是陕甘宁三省区交界所在,这里早在10多年前,就被称为西部“黑三角”。

  油井外包导致掠夺式开采横行长庆油区。上述人士称,对外围公司而言,由于采取了掠夺式开采方式,通常情况下,这些外围公司在顺利完成与长庆油田下属各大采油厂的原油回购协议后,手里仍然积攒着大量的油源,油老板需要通过灰色通道变成现金。

  历史上,正是因为长庆油田的存在,早在10年前,陕甘宁三省区交界的盐(池)环(县)定(边)一带,最多时就存在着各类土炼油小作坊达2000余家。

  “老百姓偷着盗打的油井现在已经没有了,那么,屡打不绝的土炼油的油源又来自何方?”来自宁夏自治区吴忠市一位知情者直言。

  盐环定一带是陕甘宁三省区交界所在,这里早在10多年前,就被称为西部“黑三角”。展开地图清晰可见:沿着盐池方向往宁夏首府银川市延伸,驻扎着长庆油田采油三厂的上万口油井;而沿环县方向,则是长庆油田采油二厂密集存在于甘肃庆阳市西峰油田超过6000口高产的油井;在沿定边方向,陕西的榆林及延安地区也近在咫尺,油田资源更加丰富。

长庆油田畸形膨胀 冉新权或事发油井外包 相关的内容:

关于 长庆油田畸形膨胀 冉新权或事发油井外包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