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资讯

扬言退出中国 葛兰素史克“苦情戏”以退为进

2018-07-30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正处反贿赂风暴中的外资医药企业巨头葛兰素史克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为应对中国政府高达200亿元的巨额罚款,葛兰素史克可能退出中国。”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外资医药企业巨头GSK有高管首先在英国媒体上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9月10日下午,GSK中国公关部对此发表模棱两可的回应称:“葛兰素史克自上世纪初就已进入中国,在中国已有很长的历史,我们对中国的长期承诺不会改变。”而在给媒体的一份声明中,葛兰素史克重申,中国是其发展战略中“极为重要”的市场,并始终致力于在中国市场的长期发展。

  由于此前GSK一直在向中国政府表达支持根除腐败的决心,并曾宣布将降低中国药价,而被认为是葛兰素史克向中国有关部门低头“认错”示好的最重要表现之一。此时宣称“退出中国”显然与公司此前的做法相去甚远,但由于GSK公关部并未否认此前外媒的报道,因此该论调被分析为一种投石问路的谈判策略。甚至有业内人士讽刺GSK上演了一部自导自演的“苦情戏”。

  不过,由于商业行贿问题并非GSK所独占,其他被调查的外资药企也在时刻关注着GSK的处罚结果,而医药行贿更甚的国内医药企业更是如坐针毡。未来,葛兰素史克命运究竟如何?

  处罚标准缺失

  众目关注之下,GSK显然难以在此次医药领域反贿赂风暴中独善其身。然而由于我国对行贿案件的刑事处罚和罚金的裁量缺乏具体标准,GSK的处罚或许没有先例可循。

  北京市潮阳律师事务所律师胡钢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GSK在华的商业贿赂行为依照我国刑法,完全可以被确定为单位行贿罪,可对其判处罚金。但由于罚金的数额尚无具体的标准可依,因此针对GSK的罚金存在很大的弹性空间,而针对GSK的处罚力度又直接关系到其他外资药企的处罚。因此到底罚多少,对于我国司法部门来说是一次特殊的考验。

  我国《刑法》第三百九十三条规定,单位为谋取不正当利益而行贿,或者违反国家规定,给予国家工作人员以回扣、手续费,情节严重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上述法律规定出自于2000年,其并未出台具体的判罚标准,尤其是对于处罚多少罚金并未做详细说明。

  2012年12月3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联合发布《关于办理行贿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行贿罪的定罪和量刑标准予以明确,但对于单位行贿罪则没有新的增加。

  北京市信利(深圳)律师事务所律师邱戈龙认为,根据《刑法》的规定,目前对犯单位行贿罪的,最高只能处5年有期徒刑,而对犯行贿罪的,最高则可以判处无期徒刑。二者相比,其刑罚配置轻重相差甚远,单位行贿罪刑罚配置过轻,使得处罚结果难以对其起到震慑作用。

  胡钢认为,很显然,GSK以企业为主体的行贿行为很显然符合单位行贿的内容,且行贿金额高达数亿元,远远超过我国《刑法》中所规定的20万元以上。而中国刑法总则中的罚金刑和刑法分则中对单位行贿罪的罚金都未明定具体的法定数额,容易形成自由裁量空间过大的隐患,从而易于形成司法腐败。

  200亿罚金悬疑

  目前,针对医药企业的商业行贿案处罚结果,我国目前还未有大额处罚的经验。

  此前,2006年至2008年间,黄光裕作为国美公司和鹏润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给该两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直接或指使他人给予相怀珠等5名国家工作人员的款物折合人民币456万余元。判决被告单位国美电器有限公司犯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人民币500万元;判决被告单位北京鹏润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犯单位行贿罪,判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

扬言退出中国 葛兰素史克“苦情戏”以退为进 相关的内容:

关于 扬言退出中国 葛兰素史克“苦情戏”以退为进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