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资讯

沙钢全球追债暴露中国法律执行困境

2018-07-30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伴随豪华邮轮“海娜号”在韩国被扣押,这场原本两家国内公司——海航与沙钢船务(以下简称“沙钢”)的债务纠纷开始演化成全球化事件。

  即使如此,来自业内人士的分析显示,由于海航集团对于大新华轮船的无条件担保属于涉外担保,是否适用内地法律不得而知。但是,沙钢仍然锲而不舍,聘请各国律师严密关注海航在相关港口的资产。

  这将是一场耗费巨资的战斗,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邱榆霞律师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扣押‘海娜号’作为财产保全,沙钢肯定是要提交不菲的保证金,同时一旦败诉,海航的一切损失及其法律费用都将由沙钢承担,而聘用全球律师,同样要耗费一笔不小的费用。”

  这不禁让人诧异,沙钢为何要“舍近求远”,不在国内诉讼,反而要求诸海外?众所周知,相比国内,国外诉讼成本高昂,在这种情况之下沙钢为何还要不惜代价借助国外的司法力量?

  远未结束的法律争讼

  沙钢要想拿回应得的债权,还有很长一段诉讼之路要走。

  沙钢与大新华轮船的争讼始于2011年。2012年11月,沙钢获得了英国伦敦海事仲裁委员会的仲裁令,即裁决大新华轮船向沙钢支付5800多万美元以及相应的利息和费用。

  与此同时,2013年4月8日,沙钢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请清盘大新华轮船听证会召开,听证会上法官当庭颁布大新华轮船临时清盘令,清盘程序于当日下午正式开始执行。

  沙钢的诉讼请求虽然得到了支持,然而此时的大新华轮船已经资不抵债,沙钢的债权根本无法指望在大新华轮船的破产程序中得到清偿。为了拿回应得的债权,沙钢开始将矛头指向为大新华轮船提供无条件担保的海航集团。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表示,“沙钢能够与大新华轮船签订如此之长的合约,肯定不是看在大新华轮船的资质上面。彼时,大新华轮船的国际债务纠纷已初现端倪,更何况是一家刚刚成立不久的公司,沙钢看重的是其无条件担保人海航集团的信用。”

  看看沙钢采取的步骤,2012年1月18日,沙钢绕开保函中约定的英国高院诉讼条款,强行对海航集团发起伦敦仲裁,伦敦仲裁庭裁定沙钢败诉,应承担海航集团由此发生的法律费用约3.5万美元。随即2012年9月,沙钢向英国高等法院申请对海航集团担保责任的诉讼,目前诉讼正在进行之中。

  显然,一裁终局(仲裁实行一裁终局的制度。一裁终局制度是指当事人之间的纠纷,一经仲裁审理和裁决即告终结,该裁决具有终局的法律效力。裁决做出后,当事人就同一纠纷再申请仲裁或者向人民法院起诉的,仲裁委员会或者人民法院不予受理)可以大大节省时间成本,然而仲裁的前提是双方必须有明确约定的仲裁条款或仲裁协议,并明确约定选择的仲裁庭和适用的法律,沙钢在2012年1月的仲裁之诉很可能是在担保函中没有做出明确的仲裁约定而在程序上败诉,也可能是沙钢有意为之的一步程序之棋。

  不过,从法律角度来看,沙钢有一点做得是正确的,那就是它要首先完成一个对担保函的确认之诉,而2012年9月沙钢向英国高等法院申请对海航集团担保责任的诉讼可以说就是这样的一个确权之诉。“得有这样一个确权之诉,沙钢才可以向国内法院申请对海航集团财产的执行。”邱榆霞律师告诉记者。

  不过,虽然有仲裁庭裁定的大新华轮船的债权,并已经申请扣押“海娜号”作为财产保全,沙钢要想拿回应得的债权,还有很长一段诉讼之路要走。

  沙钢面临三大法律困局

  由于沙钢与大新华轮船均在香港注册,属于涉外担保,是否适用于内地法律尚不得而知。

沙钢全球追债暴露中国法律执行困境 相关的内容:

关于 沙钢全球追债暴露中国法律执行困境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