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资讯

富士康烟台用工调查

2018-07-30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富士康的代工模式正陷入“囚徒困境”。郭台铭深知大陆年轻人不愿参加生产一线简单、枯燥的电子代工装配工作,但面对代工订单微薄的利润,富士康无力承担提高生产线自动化程度的投资承诺。

  从烟台到西安要多久?

  由烟台到西安的K1130次列车需要24个多小时,夏小倩(化名)则需要2个月。夏小倩是西安工业大学北方信息工程学院(下称“北信学院”)的一名大学生,按照该校与富士康烟台园区签订的校企合作协议,每年,该校学生要在烟台富士康“实习”两个月。

  2013年,北信学院共安排约5267名学生在烟台实习,但9月中旬媒体陆续爆出富士康违规安排大学生超时加班和夜间轮值消息,该批学生于10月12日开始陆续返校。10月15日下午3时许,最后一批学生离开烟台。

  夏小倩将由烟台返回西安的行程称之为“回家的路”。

  最新消息是,随着事件发酵,遭遇巨大压力的北信学院已经暂停执行与富士康科技集团(烟台)工业园签署的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而作为富士康台湾母公司,鸿海(2317.TW)也发表声明称,将“确保类似违规事件不再发生”。

  但“代工航母”富士康如何摆脱用工“囚徒困境”,即便是富士康总裁郭台铭也无法给出准确答案。

  校企各取所需

  北信学院院长张君安透露,最初一名学生实习满两个月,富士康会给100元补助费。按此估算,2013年5000多名学生在富士康的“实习”,北信学院可获补助费逾50万元。

  不愿具名的业内知情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类似的实习项目在富士康比比皆是,由于代工企业总会遭遇订单的淡旺季,在淡季大量使用“实习生”几乎是惯例。

  但北信学院学生们对富士康烟台园区“实习”控诉的焦点则集中于:超时加班,夜班轮值;实习项目与所学专业无关,诸如财会、人力资源、公共管理等专业学生也被安排进入产线;不参加不能获得毕业证书。

  对此,北信学院党委副书记杨灏称,北信学院对于所属学生社会实践的定义是“企业的社会实践,不是生产实习,不是专业实习”,该校没有将学生到富士康社会实践当做实习,而是“体验生产性岗位的工作性质、认知企业、体验社会”。因此,为了让为期两个月的学生社会实践落到实处,北信学院目前不支持学生自己寻找社会实践单位。

  这样的解释未免苍白,北信学院至少隐藏了一些不愿和盘托出却又不得不直面的“苦衷”。

  北信学院官网资料显示,该学院是“由西安工业大学借助自己的行业、学科、地缘、管理等优势,面向陕西支柱产业国防、制造业需求,联合北方光电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原西安北方光电有限公司)和中国兵器工业西北管理局,经教育部2004年5月批准设立的普通高等学校独立学院(教发函[2004]72号)”。

  而教育部2008年4月1日起施行的《独立学院设置与管理办法》(教育部26号令)明文表示,独立学院“是指实施本科以上学历教育的普通高等学校与国家机构以外的社会组织或者个人合作,利用非国家财政性经费举办的实施本科学历教育的高等学校”,“独立学院是民办高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很显然,在高校毕业生就业难的大趋势下,北信学院作为民办高校,如何提升学生就业率并为下一步的招生奠定基础从而可持续发展,是其考虑实施“校企合作”的重要考量。

  正是在这一思路指引下,2011年6月,北信学院教务处发出《关于修定2011级培养计划的通知》(教质发【2011】043号)。该通知明确表示:“修定2011级培养计划的原则意见与2010级相同。但在工作中要进一步更新教学理念,结合学院的办学定位和特色,坚持以就业为导向,调整教学内容,强化实践环节,合理加大与职业教育相关课程比例,注重学生工程实践能力培养。”

富士康烟台用工调查 相关的内容:

关于 富士康烟台用工调查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