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资讯

花光20亿 即刻搜索“尴尬”的结束

2018-07-30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中国经营网综合报道】三年前的9月,一支搜索引擎“国家队”在一位原世界冠军的率领下,杀入硝烟弥漫的战场,雄心壮志势将百度、谷歌踩在脚下。如今,在耗费了数亿资金后,这个项目彻底溃败,悄无声息退出公众视野,邓亚萍本人的名声也遭遇了毁灭性打击。

  据第一财经日报的报道,一度信心满满的邓亚萍,期望在搜索领域创造另一项辉煌战绩,如同她“快狠准”的乒乓技术般所向披靡。三年之后,“花光了20亿元”的传闻以及她面对公众质疑的持续沉默,让邓亚萍面对很多压力。

  “即刻搜索”已搬到了北京南五环外的大兴区,那里是新华社旗下盘古搜索所在的国家新媒体产业基地,邓亚萍则继续履行着自己一直兼任的人民日报社副秘书长职责,正常上班。

  登录即刻搜索首页,目前仅保留新闻、网页、图片及地图四项服务,此前推出的“曝光台”、“食品安全”、“医药”、“视频”等几个产品已下线,盘古搜索同样只保留了新闻、网页、图片及地图四项服务。即刻搜索的网页和地图搜索结果直接跳转至盘古搜索,而盘古的新闻和图片搜索结果则跳转到即刻。

  即使已经出现上述变化,“即刻搜索”与“盘古搜索”重组为一家新公司的消息始终未经官方渠道正面证实,即刻搜索前中层李兴(化名)表示:“这可能是需要一个过程的,一些未辞职的老同事依然在正常工作。”

  “从搜索市场而言,重组为一家公司是没错的,只是更多人在感慨,一个‘体制内’所属企业在试图走向‘市场化’的过程中怎么就夭折了?”互联网分析师葛甲说。

  “事实上,即刻搜索前期投入也就2亿元,这个数字是去年年底我所知道的。固定资产的投资没多少钱,这些钱更多是花在人才的储备上,最多的时候有600多人。”上述知情人士表示。

  2010年9月,邓亚萍出任人民搜索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凭借强大的个人影响力,邓亚萍的“临危受命”在一定程度上给“人民搜索”带来了巨大的传播效应。“邓亚萍本人是很认真勤奋的人,她把人民搜索当作了重要事业。”葛甲说。

  从当年9月19日传出相关消息开始,10天内关于“人民搜索”和“邓亚萍”的搜索结果便飙升至128万条。“她试图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融入到互联网圈子里,但比较戏剧性的是,邓亚萍几次演讲时,台下都有人在笑,因为这个圈子只认你做出了什么东西。”知情人士表示。

  没有互联网从业经验的邓亚萍还是比较崇尚技术的力量。2010年9月,邓亚萍曾咨询李开复,李开复给她开了个名单。在邓亚萍的团队里,不仅有谷歌中国工程研究院原副院长刘骏、谷歌总部数据中心原工程师王江、谷歌安卓系统1.0版创始人之一钱江等一长串明星阵容,中层管理者也有从百度等公司挖过来的。

  艰难的探索

  有冲劲、韧劲并有社会知名度的邓亚萍与一群有着技术背景的高端人才强强联合,为何让“即刻搜索”在三年后“消失”了呢?业内人士认为,首先是“战略定位”有问题。

  人民搜索面世伊始,就冠以“国家搜索”名头。人民搜索的投资方为人民日报社和人民网。

  “因为邓亚萍初期的确也说了些‘无伤大雅’但却成为‘笑话’的话。而圈内人更没有把人民搜索当作一个竞争对手看待,这是最为尴尬的地方。”知情人士表示。

  比如,邓亚萍曾经这样评价过百度:“我们(人民搜索)本身代表的是国家,最重要的不是赚钱,而是履行国家职责。你不用打败我们,你应该多帮助我们,多给我们出主意。”

  这种“体制内”的烙印就像是“双刃剑”,使得即刻搜索走得很“艰难”。曾有记者问及对即刻搜索在盈利方面有什么要求时,邓亚萍也回答说:“当前最重要的是,我们要建设拥有自己知识产权的搜索引擎技术平台。我们一直围绕这个目标在努力,先把基础打好。”邓亚萍坦言,前期靠国家给予资金支持,但她坚持称“最后一定要走向市场”。

  “作互联网,你可以没有草根经验,但要有草根思维。我相信即刻搜索的技术没有问题,但产品好是需要有流量的,而流量则是需要渠道建设与投入的。”葛甲说。

  流量的获取需要巨额资金。百度2013财年第三季度财报称,百度第三季度流量获取成本(TAC)为人民币10.39亿元。即刻搜索的2亿投入显然非常有限。

  说到草根思维,业内人士称,这是习惯在“聚光灯”下的邓亚萍所欠缺的,而微软、谷歌的技术人才这方面也是有问题的。

花光20亿 即刻搜索“尴尬”的结束 相关的内容:

关于 花光20亿 即刻搜索“尴尬”的结束 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