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资讯

魏杰:因时而变 常在常新

2018-07-30作者:采集侠来源:网络整理次阅读

  在外部环境复杂多变、内部转型困难重重的局面下,魏杰对中国经济的长期趋势仍抱有乐观的判断。但这位几十年专注前沿经济问题研究的经济学家也明白,未来十年同样将是中国社会经历深层次社会变迁的十年。在他看来,一个学者,要在这种巨大的社会变革中,避免出现自己的价值理念与历史发展的纠结,就需要不断进行自我更新,以求“因时而变,常在常新”。

  不断求索 实践出真知

  “理论本身不滞后,滞后的是一些专家的思想和思维,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就是要不断学习,包括对新思想和现实新事件的接纳。”魏杰常言,做一名“教书匠”的乐趣和吸引力也正在于此,“要搞教书这个行业,一辈子不得安宁,因为你要不断接受新信息,要创新,不断接受、加工、分析,然后传递给别人。”

  实际上,不断地进行自我的扬弃与更新,贯穿了魏杰数十年的学术生涯。

  1977年,年轻的魏杰进入大学,开始接触经济学。彼时的中国,刚刚从长期的动荡中走出,包括经济学在内的社会学科仍没有脱离意识形态统摄的窠臼,计划经济作为经济学教学与研究的基本范畴,拥有着似乎不可动摇的统治地位。

  但就在这种新旧交替的学术氛围中成长起来的魏杰,在1982年的硕士论文却已超越那个时代,涉足到了市场经济的研究。但也正因为这篇被冠以“否定计划经济规律,过分强调市场的作用”的论文,迟迟难以通过答辩。在那个把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看做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本质区别的年代,这篇论文经过两次答辩,并且被提交到更高的学术委员会进行论证,最后以“多次修改”的结果通过;而这样的遭遇在1987年博士论文的时候又再次上演,其时魏杰对国有企业改革的研究同样超出了当时的时代话语,引发了学术争议。

  现在看来,也正是这两次超前的理论创新,成就了魏杰后来先行一步的学术探索。魏杰将此“归功于”读杂书,“我那个时候思想比较激进,很叛逆,老师让看的书都不好好看,喜欢看杂书。”回忆当初,正是由于在政治处工作的关系,魏杰得以接触一些被查封的西方经济学论著,其中包括马尔萨斯的《政治经济学原理》、凯恩斯的《就业、利息和货币通论》等,也为之后的市场经济和国有企业改革的两大预言埋下伏笔。

  不设限地广泛涉猎,大大拓宽了魏杰的学术视野,而真正完成知识更新,则是在他多次俯下身去亲身探察社会经济脉搏之后。

  大学时期一次学农时,他到西安郊区的一个村子体验农村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优越性,但是一位接受调研的老贫农的现身说法却推翻了这个书本上的教条,实际情况是,自己分到土地后,干劲十足,家家有余粮,生活富足;反而是加入农业生产合作社之后,人慢慢懈怠,上世纪60年代又开始忍饥挨饿。

  经济学的理论与社会现实的矛盾触发了魏杰对理论适用性更深的探索,而从社会生活微小点滴来捕捉经济大势微妙变化,根据新形势、新变化进行有针对性的学术创新,也成为魏杰日后研究的重要范式。

  如今,已年过六十的魏杰常常提醒自己,在他这个岁数,经验和知识积累已经达到了相当丰富的程度,但这种积淀也可能导致保守,变成经验主义。为了克服这一点,他以中青年的心态要求自己,有意识地多跟青年学者交流,多接触新事物,以获取新的思路。

  当然,魏杰也强调,他今后可能会逐渐淡出一般政策性的研究,而会关注一些更深层次的、历史性的、哲学性的问题。熟悉企业的他,以汽车行业举例:“作为品牌和技术积累长期处于行业领先地位的宝马,肯定不会仅仅关注今时今地的竞争了,而是应该思考整个汽车行业的未来,甚至超出汽车行业,将汽车放在未来人的生活、工作平台的高度,去寻找汽车工业未来的发展逻辑。”

魏杰:因时而变 常在常新 相关的内容:

关于 魏杰:因时而变 常在常新 的评论